首页 >>
冠军 是怎样被“相中”的 听市知名体育教练讲选材故事
发布时间:2019-08-09 10:15:53 来源:英雄联盟竞猜-英雄联盟竞猜app-英雄联盟竞猜平台点击:49

  

  图为市少体校击剑队在训练中。

  三明日报记者 朱丹宇文/图

  体育冠军背后的故事不只一篓筐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每年春季,市少体校便开始着手本年度的招生工作,他们当中可能就有未来的世界冠军。什么样的学生适合少体校?在选材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哪些趣事呢?记者采访了我市的几位知名教练,一起分享他们的“选材心得”。

  羽毛球:凡中出奇真不易

  羽毛球即使拥有庞大的群众基础,想要成为一名顶尖的羽毛球运动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只需一副球拍,一个羽毛球,便可以约上小伙伴在空地上锻炼。羽毛球作为一项健身运动,需要在场地上不停地进行脚步移动、跳跃、转体、挥拍,羽毛球看重选手的爆发力、反应力以及四肢力量。

  “我们会通过蛙跳、垒球、20米折返跑等项目来测试孩子的身体素质。还会观察孩子的眼睛,有的孩子不敢和教练对视,有的则贼溜溜的,眼睛转得很快,说明他的脑子很活。能和教练边对视边思考,这样的孩子反应力也更强。”市少体校羽毛球教练杜峥说。

  “从三明走出去的羽毛球世界冠军刘成,成功的原因除了自己的天赋异禀、刻苦训练,与父母的从小培养也密不可分。”杜峥告诉记者。

  刘成出生在一个体育家庭,父母均是运动健将,父亲是篮球运动员,母亲是“三铁”(铅球、铁饼和标枪)运动员。刘成遗传了父母的运动基因,是个爱动的孩子。刘成父母也发现了孩子的运动天赋,在刘成一年级的时候,便把他送到杜峥门下。

  “一见到刘成,我就看出他和其他孩子不一样。”杜峥回忆道,“人家进门都是走着进来,刘成则像小猴子一样,双手双脚撑在门框上,上蹿下跳。”

  刘成不仅活泼好动,在入门的各项身体素质测试中也表现优秀,使杜峥欣然接纳。从此,刘成的羽毛球运动生涯便开始了。

  训练之初的半年里,为了打好基本功,杜峥并没有让刘成马上碰球,只是让他拿着球拍练习各种挥拍动作,有人甚至嘲笑他,练了半年球,连一根球拍线都没有打断。每天枯燥无味的训练让这个年仅6岁的小家伙坐不住了,好在他的父母也是练体育的,深知杜峥教练的良苦用心,在学校有教练指导,在家则由父母监督训练。而刘成的意志力也很强,乏味的训练硬是坚持了下来。

  很快,刘成的付出得到了回报。六年级时,他在福建省少年儿童羽毛球锦标赛中获得冠军。当时,担任厦门体工队羽毛球项目总教练的林江利一眼就看中了他,立即找到杜峥:“他是你的队员吗?他的父母有没来?”在征求刘成父母意见,得知他们也是运动员后,林江利当即表示:“很好,回去等通知吧!”就这样,刘成进入厦门队,接受更为专业的训练,这也是他羽毛球生涯的一个转折点,为他后来入选国家队,成为国羽主力队员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今年4月开始,羽毛球项目进入东京奥运会积分周期,刘成将参加4月在武汉举行的羽毛球亚锦赛,5月在南宁举办的苏迪曼杯,争取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,让我们共同期待刘成带来的精彩表现。

  水上项目:因材施教尽其才

  说起水上项目,可能多数人感觉陌生。市少体校水上项目教练林敬伟介绍,体校水上项目的招生包括静水皮划艇、激流皮划艇、赛艇、帆船、帆板和冲浪。今年2月夺得帆船帆板世界杯赛冠军的三明籍选手叶兵,参加的帆板比赛就属于水上项目。

  “在很多人眼中,体育生往往是在学校调皮捣蛋,不受老师待见的学生。”林敬伟说,“其实他们只是在文化课方面成绩不好,导致他们自信心不足,因此想通过调皮捣蛋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。”

  林敬伟曾经遇到一名学生,名叫范良金。因为少体校管理严格,每晚熄灯之后WIFI也会关闭。范良金想了一个办法,他把宿舍的电闸关了再开,让路由器重启,这样WIFI就可以重新连接了。“当时我就很佩服这个小伙子,虽然他对读书不感兴趣,但他的脑子很灵活,说明这些孩子其实是很聪明的。”林敬伟笑着说。

  不同于举重、羽毛球等体育项目需要从娃娃抓起,水上项目的选材对象多是初中生或者小学高年级学生,因为年龄太小,专项训练早了怕会受伤,对力量要求也较高。林敬伟告诉记者,“最大摄氧量是衡量一个人是否适合水上项目的标准之一,我们会让受测者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快速立卧撑,完成的越多说明他的最大摄氧量越高。”

  除此之外,身型也是影响水上项目成绩的关键因素,肩宽、臂长、髋窄是水上项目运动员的理想型。因为水上项目多依靠上半身完成,肩膀宽,摆臂的幅度就更大;臂展长,划桨的距离就更长;髋部窄,上身的转动就更快。

  “但这些只是一个理想标准,具体情况还要因‘材’而异。”林敬伟说。

  郑家欣是三明四中的一名学生,当初林敬伟到四中招生,觉得他身型、动作各方面都不错,唯一可惜的是他的手受过伤,没有办法完全伸直。林敬伟根据他的特点,让他练习单边划艇。在第十三届全运会上,郑家欣还为福建代表队获得了一枚铜牌。

  余震寿同样来自三明四中,刚进少体校时他上初二,但个头已有1.83米。他的耐力、力量都很好,美中不足的是手臂短,臂展还不及身高,这样的身材是不适合水上项目的。但林敬伟看到了他的潜力,让他专攻四人艇。因为四人艇从1号位到4号位,拉桨速度逐渐加快,他的手臂短,拉桨的速度快,因此被安排在三四号位。现在的余震寿已经退役,回到母校担任静水皮划艇项目教练。

  举重:拿得起还“放得下”

  “每次自己的学生取得好成绩,我的心里都比他们还高兴。”市少体校举重教练吕仙桃坦言,现在自己很享受这份教练工作。体育行业更新换代快,每年都需要补充新生力量。作为一名“金牌教练”,吕仙桃却有着自己的苦衷。

  “目前大众对于举重项目的认知依然存在不少误区,最典型的就是孩子练习举重会长不高。”吕仙桃告诉记者,这些误区使得少体校举重项目的招生比较难。“年前我到尤溪、大田、宁化等几个县招生,精心挑选十几个举重苗子,结果开学只来了1个,没来的多是因为家里反对。”

  “其实家长完全不用担心举重会阻碍孩子长高,相反,练习举重还能帮孩子长个儿。因为科学的锻炼能够增加人体骨密度,促进孩子生长发育。而我们在比赛中看到的举重选手个子不高,多来自中小级别,是选材需要。所以练举重长不高纯属无稽之谈。”吕仙桃说,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多多关注举重运动,让更多人改变对举重运动的偏见,也希望今后能出现更多像邓薇这样,乃至超越邓薇的优秀举重运动员,共同举起三明“举重一片天”。

  回想起当初发现邓薇的情景,吕仙桃仍难以忘怀。2002年,三明市少体校到洋溪中心小学招生,当时的邓薇还在上五年级。吕仙桃到学校时,邓薇和同学们正在操场做广播体操。因为形体好,四肢协调,吕仙桃一眼就相中了手臂上别着“三条杠”的邓薇。

  “喜欢当运动员吗?”吕仙桃亲切地问道。

  “要交钱吗?”邓薇睁大眼睛问。

  “别担心,国家会帮助你的!”吕仙桃笑着回答。

  邓薇家住梅列区洋溪镇饱饭坑村,地理位置偏僻,家境贫寒,父亲患病在身,母亲给人打工,邓薇因为学习成绩优异,是区里的重点扶贫对象。之后的举重体能测试,邓薇表现出色,吕仙桃当即决定带她回少体校接受专业的举重训练。可是邓薇的父母不答应了。练举重,学习怎么办?将来怎么就业?我女儿还在长身体,会不会被“压”矮“压”胖了?

  为了做邓薇父母的思想工作,吕仙桃几次搭乘班车,沿着一圈又一圈的盘山公路来到邓薇家登门拜访,可谓是“三顾茅庐”。终于,邓薇父母被吕仙桃的诚意感动了,同意让邓薇去少体校试着练举重。

  父母那关总算通过了,可是邓薇家里经济实在困难,无力负担少体校的学费。吕仙桃立刻报请学校免去邓薇的学杂费、伙食费等大部分费用。很快,邓薇的举重天赋展露无遗,训练了短短8个月,便在市运会上获得冠军并打破了三明市举重纪录。3年后,邓薇入选福建省举重队。2009年,邓薇成功披上国家队战袍,开启了她的冠军生涯。

  击剑:起步虽晚却可期

  有人说,水上项目虽然冷门,但大家至少经常在沙溪河上看到一艘艘皮划艇掠水而过,而击剑项目就很少有人亲自到现场看过比赛,大多是通过电视转播了解击剑运动,对比赛规则也知之甚少。

  麻德湘是市少体校击剑队教练。对于击剑项目招生,麻德湘感慨良多:“在大众眼里,击剑是一项贵族运动,被誉为‘格斗中的芭蕾’,优美的体态,典雅的气质,绅士的风度,让人神往。可真正要拿起这把剑,许多人又有不少顾虑。”

  池商海是麻德湘的爱徒,与队友一起获得过全国青年击剑锦标赛男子重剑团体亚军。不过,当初麻德湘还差点儿错过这名“小剑客”。“当时我到沙县水南小学招生,池商海刚好不在班上。之后我在下楼梯时碰见他,看他身材匀称,四肢协调,弹跳力也很好,一看就是个击剑的好苗子。”麻德湘回忆道。

  可池商海父母却对孩子练习击剑持反对态度,觉得击剑很危险,还影响学业。麻德湘便开始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,告诉他们击剑队员都穿着防护服,而且击剑在大城市很受欢迎,正因为练习的人少,所以比赛的机会更多。

  “池商海刚来的时候,他的父母很不放心。但看到孩子在学校有教练无微不至的照顾,和队友训练累并快乐着,他们心中悬着的石头才算落地。”麻德湘说。

  “当训练者穿上白色击剑服,戴上黑色头盔,手持长剑傲然而立的时候,一种自信的气质油然而生。因此,击剑不仅是一种锻炼体能和防身技能的体育项目,还可以使训练者的姿态更优雅,气质更高贵。我们期待有更多人关注击剑这项运动,一起享受这‘格斗中的芭蕾’。”麻德湘说。